美国以反恐之名,行反规则之实
发布日期: 2021-09-12

  新华国际时评:美国以反恐之名,行反规则之实——“9·11”二十周年系列评论之三

  新华社北京9月11日电 题:美国以反恐之名,行反规则之实——“9·11”二十周年系列评论之三

  新华社记者

  从监听普通民众,到监听竞争对手乃至盟友,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情报机构以反恐和维护国家安全为名,在全球大搞监听监视,利用技术优势暗中将触角伸向他国,已到了偷窥成瘾、有恃无恐的地步。这种无视规则、突破底线、侵犯人权的“网络恐怖主义”勾当,着实令人不齿。

  美国是全球最大网络攻击来源国,实施的监听监视项目几乎“无孔不入”,涵盖电子邮件、语音通话、社交网络信息等。较为人知的包括发起于20世纪60年代针对卫星等各种通信信号监听的“梯队”项目、监听目标涵盖美国公民的“星风”计划、针对全球网络安全厂商的“拱形”计划、针对电话监听的“神奇”项目、从网络骨干光缆和交换机上复制光信号的“上游”项目等等。

  “9·11”事件后,美国以“反恐”为名启动更大规模的网络监听监控体系建设,在网络空间形成了强大的监听、攻击、威慑和防御能力,其实际应用早已超出反恐的需要,变成美国手中推行霸权主义、干涉他国内政的“大棒”。

  2013年,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向媒体曝光美方“棱镜”大规模秘密监听项目,监听对象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多国政要。这场震惊全球的“窃听风云”以美方承诺未来不再监听默克尔的通信设备告终。仅仅时隔一年,“维基揭秘”网站又爆料,美方曾先后对希拉克、萨科齐、奥朗德等几任法国总统实施监听。今年5月,媒体又披露,美国2012年至2014年间利用丹麦的信息电缆,监视监听德国、法国、挪威、瑞典等国政要的短信和电话通话。

  事实表明,每次美国这类监听行动被曝光,均会引发国际社会强烈抗议,美国迫于国际压力也会做些“承诺”,但此后依然故我,并不因此收敛。“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曾这样评价:“不要期待这个监听超级大国会做出有尊严和让人尊重的行为。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规则。”

  国际政界人士尚可通过外交途径向美施压,但大量普通民众对于美国肆意侵犯隐私的监听监视行为毫无抵抗能力,甚至都无法察觉。2013年6月披露的“棱镜”项目机密文件显示,美国每天收集全球各地近50亿条移动电话记录;秘密侵入雅虎、谷歌在各国数据中心之间主要通信网络,窃取数以亿计的用户信息,肆意追踪民众的私人关系与社会活动;多年来一直监控手机应用程序,抓取个人资料等。

  美国为何执迷于做“窃听狂魔”?反恐只是个借口,其根本目的是通过收集各方面情报来维持霸权地位。这也再次说明,在不少美国政客眼里,只有霸权,没有人权;只有利益,没有公义。

  美国一面肆无忌惮地监听世界,一面又贼喊捉贼,无端抹黑他国,以国家安全、数据安全为名打压异己,“美式双标”之虚伪令世人侧目。

  2020年,美国在全球兜售“清洁网络”计划,名为维护数据安全和隐私,实则旨在打压遏制他国通信、互联网企业,巩固其在高科技领域的垄断地位,为不受阻碍地窃密打开“方便之门”。

  人们有理由相信,近年来曝光的种种监听监视行动不过是美国庞大的全球窃密网络的冰山一角。美国一些政客应当认识到,打着反恐旗号在网络空间肆意妄为只会制造更多裂痕和敌对。任何国家都不能通过侵害和牺牲别国安全来寻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更不用说谋求霸权。罔顾国际规则与道义,最终必将反噬自己。 【编辑:王诗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